| | |

如何为自己选择一个合适的代理律师?

 

大约有90%的委托人在面对律师时,无法从初期咨询和委托案件的过程中,判断这个律师的专业性,甚至可能诉讼都结束了,还一头雾水。非法律专业的委托人大多只能从律师的口才和衣着,亦或是其他人的评价里来判断。然而这些往往并不能决定这个律师是否专业,以及是否符合委托人的诉讼需求。

 

第一次见面咨询

委托人与律师第一次见面的诉讼需求和案件分析就可见端倪了,好的律师往往在你提出诉讼需求之后,会反问你具体的细节。 例如,一位有离婚纠纷的委托人告诉律师:与丈夫现在居住的房屋是自己的父母掏钱买的,但是由于其它原因,写了丈夫的名字,现在准备离婚的话,是否可以要回房屋主权?

那么律师就会开始思考案件的细节,提出问题,诸如:

父母购置房屋的出资证明是否有?

出资是首付款还是只是一部分?

如果父母全款购房,那么父母购置房屋给子女的时候,是否明确表示赠与某一方,并且签订赠与合同并办理公证?

如果父母出资首付款,那么婚后子女共同还贷的比例占多少?

父母是否与被赠予子女有相关约定?

等等。

此时,专业的律师在你回答完他的问题之后,基本就能有一个熟悉的法律流程,他会告诉你案件会参照哪些法律条款进行判定,由那个法院进行审理,根据律师的经验,一般案件会持续多久。

注意,最后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律师会告诉委托人接下来需要做哪些事情,比如搜集出资证明等,以便执行财产保全。 看吧,一个专业的律师在与委托人进行案件信息往来的过程中,只会与你讨论案件的细节,并且往往逻辑清晰。说明律师本身对这个专业领域比较熟悉;同时因为经验丰富,也能够及时响应委托人的需求。

关键一点,律师往往不会简单粗暴的只跟委托人谈论费用和诉讼包赢。如果只是衣着光鲜,谈话间不询问委托人具体细节,却信誓旦旦保证赢官司的,基本可以判断这个律师是不可信的,完全不要考虑! 让你失望了,专业的律师可能不会附和你的一些提议 委托人在与律师的委托过程中,往往会犯个错误,就是“如果律师不附和我的想法,他就不是替我着想的,没法达到我的需求”。 这个错误是致命的,委托人一般来说并不懂法律知识,只是单纯的主观的认为自己应得到什么样的权利。

例如,在买卖合同纠纷中,一个企业作为送货方,货物抵达之后只由收货方企业个人签收,没有加盖企业公章或者备案登记过的内部专用章。这个错误是致命的,专业的律师往往会告知企业委托人此种情况下,可能会败诉。

但企业委托人却只凭个人情感对律师进行质疑:“那对方企业就是收了我们的货物,企业里也的确有那个签收人,为什么不行呢,你没有能力就不要瞎说”,诸如此类,然后决定撤换律师。实际上,最后如果还是执意一意孤行,要么就是没有律师能入这样的委托人的法眼,委托人又浪费了时间又多了损失,要么就是被骗子律师以包赢的说法欺骗,却讨不到说法,白白吃亏。 专业的律师不会附和委托人的主观的情感诉求,他们会给你专业的法律判断和建议,毕竟他们不是委托人的心理咨询师,而是一心投入在案件和业务上的。

 

找律师一个最大的忌讳,就是“唯输赢论”

简单来说,盲目的相信“赢官司的才是好律师”,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找一些数据上胜诉率越搞越好的律师。正是基于普通大众的这种心理,往往很多骗子律师和非专业律师就利用“常胜”、“胜诉率高达多少多少”这样的噱头来揽诉讼,但是实际这类律师的素质都不高,往往委托人的利益并不在他们的首要考虑范围。

这道理就像“信誓旦旦告诉你包治病的往往也是黑心医生”。 通常,一个案件是否胜诉,并不只取决于律师本身,而诉讼失败,有时候也并不代表委托人的利益没有得到维护,需求没有得到解决。所以,律师的好与坏,也可以从结果上来看“他是否有具体的专业解决问题的能力,是否给委托人提供了最佳的解决方案,是否将委托人的损失降到最低。”

 

执业领域和地域很重要

这里的执业领域指的不是泛泛的律师行业,而是究竟该律师擅长打哪一类的官司,是合同纠纷?还是普通民事纠纷?可不要忽视这个方面,在你有合同纠纷的时候,你是选择一个在民事纠纷里拥有二十年经验的律师,还是一个五年经验的擅长合同纠纷的律师,显而易见。就像你不可能去找一个五官科的老医师来治你的骨折。 这些执业领域对口的律师,会在你的案件明显各方面客观条件都体现出你会败诉的时候,明确的告知你,并帮你想出止损的办法。

“及时止损”是经济学里面一个很重要的思维,人们往往会陷入不断损失的魔障,好的律师会替你思考现有情况下如何最大化你的利益。 许多时候,企业委托人会有大量的外地诉讼需求,但是企业的法务未必能了解当地的法规,也没有当地的人脉。企业委托人可以先从专业的法律服务网站寻求当地一些律师的基本信息,以便及时对接,减少诉讼时间和成本。

通过点击律查律师服务, 我们可以找到某一类执业领域的律师信息,如下图所示(债权债务纠纷 上海):

上海债权债务律师

一个律师的执业地域决定了他在这起诉讼里能用到的人脉关系,不可否认,在中国这点极为重要。除非你比这个律师更熟悉当地的公检法,否则找到一个当地的律师是极为关键的。